查看媒体报道 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让中小企业拥有更多维的信用信息——专访元素征信副总裁尹佳音

       近两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大数据技术越来越受到关注,海量的大数据经过抓取、建模、分析等步骤运用到各个行业,渗透到各个场景中。但大数据技术能够帮上征信什么忙吗?此前一些被忽略的企业运营细节,能否成为为其增信的工具?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对元素征信副总裁尹佳音进行了专访。

     

本报记者:您如何看待当前征信行业在我国的发展?

尹佳音‍:对于征信行业,我想分三个角度说.

第一,我认为,大数据让征信的对象更丰富,更完整。举例来说,在早几年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发展不完善的时候,想要免押金租房恐怕是件很难实现的事。但在现在,一些人可以利用良好的芝麻信用或者腾讯信用,享受到免押金租房或者租车这类服务,这源于企业围绕个人的社交数据、电商数据,甚至交没交水电费等多个维度的数据进行采集和分析,进而提出对你个人信用的判断,并通过合作的企业,联合为你提供更好的金融或者生活服务。

不仅是个人,企业也可以利用信用做更多的事。比如,以往一些企业在贷款时会由于单次违约行为而贷不到款,哪怕这个企业现金流很丰富,手中也有着大批大企业的订单。换句话说,过往不良记录将企业现在的借贷需求一票否决了。而如今,以元素征信为例,通过我们的元素灵吉系统,为一些企业出具信用报告,甚至可以围绕企业的各个层面大数据,作出多点分析,有些企业的数据报告甚至长达300多页,这样的企业数据在我们看来是被充分完善了的,企业在寻找投资人或者寻求相应的金融服务时,就会有很强的说服力。

第二,如果我们站在投资人或者提供信用服务的企业角度看,那么征信的目的是为了控制风险,进一步来说,是为了这些机构和投资人通过信用判断更好地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大数据的存在能够让各种机构提升信用服务能力,增强市场化竞争能力,推动普惠金融和信用服务的不断发展。

元素征信作为央行首批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从近两年不断攀升的企业客户数量看到,各个行业的不同机构对于大数据征信的需求度是非常高的,除了以往的金融类银行和非银客户,近两年来,不断有顶级互联网公司、证券公司、甚至众多中小企业行业成为了我们的合作伙伴。

第三,对于信用评价机构来说,大数据已经成为了征信行业的核心技术手段,站在元素征信的角度来说,我们技术团队的人员占据全体员工的80%,每年投入进技术开发、人员培训的成本占企业的XX%,更是不惜一切代价请来了顶级数据专家成为合伙人,如今看来,这一切的付出的确非常有价值。

第四,而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大数据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供了新的契机,我们知道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就是要打破信息的孤岛,减少信息不对称,大数据的海量、多维特点能够从根本上推动信用体系的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打通信息壁垒,构建全国信息资源共享体系。用大数据推进诚信体系建设,构建全国统一的诚信数据平台势在必行。所以说,信用体系的建设虽然涉及多个层面,但离不开大数据技术的推动。

本报记者:大数据在失信联合惩戒方面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尹佳音:我认为有三件事可以做。

一是充分发挥大数据的监测作用。

近两年来,国家在大力推进各行业领域“放管服”改革,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监管体系是必然趋势。

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等24个部门签署的《关于对公共资源交易领域严重失信主体开展联合惩戒的备忘录》提出将构建以信用管理为核心、以电子化监控和大数据监测为支撑得监管体系,从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巨量、多样、广泛、高频的大数据首先为失信联合惩戒工作编织了一张大网,能够及时的使数据通联,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管理作用。

二是打通主管部门和第三方机构的数据共享通道。

今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人民银行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对失信主体加强信用监管的通知》,其中国家和地方各级公共信用信息中心要依托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开发失信联合惩戒子系统,同时要依法依规将失信信息与第三方机构、金融机构、媒体等充分共享,我们认为此系统的开发和运用,将会真正让政府和第三方征信机构的数据互通,让数据发挥其更大的价值。

举例来说,目前元素征信和政府机构的合作基本是元素单向服务于各大政府机构,元素征信通过目前开发的灵宝大数据经济观察平台和灵犀精准招商平台以及在此基础上衍生的定制化服务,帮助各地政府提高科学决策力,特别是在促进招商工作的精准化方面得到了充分的肯定,此外,元素征信还通过自身的数据分析优势为一些政府机构提供数据研究服务,如利用在“企业大数据采集和可视化分析应用”方面的资源及技术优势为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提供关于相关服务等,但是基本都是元素的大数据技术单向性的服务于政府机构,而此系统的开发将实现政府数据对第三方征信机构数据的反哺,双方获取的失信信息互联联通,能够为各种模型提供多维度的参数,可以说是编织了一张数据的大网,让失信人无法再做隐形人。

同时,《通知》也提出了建立信用服务机构协同监管制度,发挥信用服务机构的专业作用,引入符合条件的信用服务机构参与协同监管,探索开展信用记录建设、大数据分析、风险预警、失信跟踪监测等工作,这在一定程度上更是会推动具有实力的大数据征信机构的技术能力的大幅度提升。

本报记者:信用建设与金融服务之间,看似增信的过程,但很多企业依旧拿不到贷款,是不是信用建设的标准化制定水平还有待提升?

尹佳音:目前,融资相对难的可能就是中小企业。我国有大量中小企业,它们规模小、沉没成本和退出成本低、经营方式灵活,对活跃市场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他们遇到的问题较为集中在了融资方面,这也长期制约着中小企业的发展。不过,近两年党和国家各项政策都尽力帮助解决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上专门针对此问题进行了高屋建瓴的指导。

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很多,基本存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这些企业融资渠道单一。

第二,中小企业可用于抵押担保的资产不足。

第三,财务制度不完善,业务单一,经营稳定性差。

第四,信用不好或者信用信息不全面。对于这一点,具体来讲,原因可能是一些中小企业经营者自身信用观念较为淡薄,自身信用记录影响到了企业的发展;也有些企业规模不大,可能一开始是利用自筹资金进行运行,加之财务制度内部管理的不健全,后期在融资时就会缺乏历史信用记录,导致金融机构缺少能够反应企业资金的信息,进而没法判断企业的信用情况,所以不能够贸然放款。

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机构和企业会采用数据服务的方式,来为一些缺少信用信息的中小企业进行金融支持,拿元素征信一项业务来说,元素通过与某省级国税局建立税银合作,基于企业纳税数据,当地的银行能够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快速便捷的线上无抵押信用贷款,这项合作在解决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的同时也解决了以往金融机构无法寻找优质中小企业作为资产端的困扰。

就整个大环境来说,我认为还是要利用各方力量大力推动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发挥大数据的作用,让更多的中小企业有更加完整的多维的信用信息,同时一些地方政府也已经在多方面积极探索模式,一方面发挥政府的作用,另一方面推动着价值信用的认定。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iijVWsvj6BhgclZTx72vw

微信小程序